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社会与法 > 22岁的钱伟长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中国著名科

22岁的钱伟长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中国著名科

发布时间:2019-10-04 21:58编辑:必威-社会与法浏览(173)

    必威 1

    儿时的人文学养

    物理不考五分的力学专家

    摘要: 中国著名科学家钱伟长逝世(组图)钱伟长:矮个子的“科学巨人” 钱伟长 1912年10月9日,钱伟长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县鸿声乡七房桥村一个诗书家庭。起先,他就学于家乡的七房桥小学,后来由于家乡失火,他又陆续进过荡口镇的三所小学,但学习时断时续,钱伟长:从偏科生到物理专家中国著名科学家钱伟长逝世(组图)钱伟长:矮个子的“科学巨人” 钱伟长 1912年10月9日,钱伟长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县鸿声乡七房桥村一个诗书家庭。起先,他就学于家乡的七房桥小学,后来由于家乡失火,他又陆续进过荡口镇的三所小学,但学习时断时续,时间都不长。13岁时,他来到了无锡,先后在荣巷公益学校、县立初中、国学专修学校读书。16岁那年,父亲病逝,他随在苏州中学任教的叔父钱穆读书,学习到了数理化和西洋史,之后就一直跟随着叔父生活。在18岁那年的高考中,他以中文和历史两个100分的成绩走进了清华大学。 钱伟长属于“偏科生”,在数理上一塌糊涂,物理只考了 5分,数学、化学共考了20分,英文因没学过是0分。但正是这样一个在文史上极具天赋、数理上极度“瘸腿”的学生,却在一夜之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弃文从理——这个决定缘于他进入历史系的第二天,这一天正是1931年的9月18日,日本发动了震惊中外的“9.18事变”,侵占了我国的东北三省,而蒋介石却奉行不抵抗政策,说中国战则必败,因为日本人有飞机大炮。从收音机里听到了这个消息后,钱伟长拍案而起,他说:我不读历史系了,我要学造飞机大炮。 起初,物理系主任根本不收他,经他软磨硬泡才勉强同意,但只能试学一段时间。为了能尽早赶上课程,他早起晚归,来往于宿舍、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废寝忘食,极度用功。毕业时,他成为了物理系中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 1935年,钱伟长考取了清华大学研究院,在导师吴有训的指导下做光谱分析。为呼吁抗日救国,他参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动和民族解放先锋队。1937年北平沦陷,他到天津耀华中学任教近一年。1939年初经香港、河内到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讲授热力学。那一年,他考取了庚子赔款的留英公费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突发,船运中断,改派至加拿大。去加拿大留学,是英国人安排的行程,先让他们在上海等着。当得知所乘船只要经过日本,让他们在横滨逗留3天后再起程时,钱伟长和其他公费生一致认为,在抗日战争期间,经留日本有损国格,于是他们全体愤然离船,大家一齐把加有日本签证的护照扔到了黄浦江里。后来,英国人道歉说“不知道你们会有如此强烈的爱国心”。1940 年8月,钱伟长终于赶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学习,主攻弹性力学,不久他就和老师联合发表了一篇论文,与爱因斯坦等著名学者的文章刊登在一本文集里,那时,钱伟长到加拿大学习才刚刚一年。 1942年,钱伟长获得了博士学位。在此后的4年里,他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和喷射推进研究所与钱学森一起从事航空航天领域的研究工作,在固体力学和流体力学领域成果卓著。然而,正当钱伟长在美国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却选择了回国,在母校清华大学当了一名普通教授。 戴着右派帽子的“万能科学家” 1957年6月,“反右”运动在全国范围内迅猛展开,钱伟长因5个月前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高等工业学校的培养目标问题”一文中,对当时清华大学照搬苏联模式的教学思想提出了不同意见,与清华园内外的时潮相背,引发了一场历时3个月的大辩论,而成了备受打击的对象。于是清华报刊上连篇累牍地刊登出批判钱伟长的文章,并最终把他打成了“右派”。当时被打成 “右派”的共有6个人,只有他没有去北大荒劳动改造,原因是毛主席保了他。毛主席说,钱伟长是个好教师,要保留教授职位。所以钱伟长就成了一名保留教授资格的右派,继续待在清华园里。但他那时已经没有上课的机会了。 在科研上,钱伟长什么领域都去研究,在什么领域研究都有收获,于是有人戏称他为“万能科学家”。从被打成“右派”到1966的9年间,这位被困在清华园里的科学家先后为各方提供咨询、解决技术难题100多个。 1968年,这位56岁的科学家又被分配到北京首都特钢厂做了一名炉前工,在那里,他同样做出了贡献。 炉前工很苦,用的铁棒足有52公斤重,一般人是拿不起来的,钱伟长同样也拿不起来,但他发挥了自己懂力学的优势,把铁棒的一头放在一个和炉子一样高度的铁架子上,再去另一头把铁棒按下去,这样就拿起来了。工人们试了后都说好,于是就把10个炉子前都做了铁架子,钱伟长一时成了发明家。 “文革”结束后,中国的科教事业迎来了第二个春天。钱伟长和所有的科学工作者一样,沐浴着春天的阳光。他精神抖擞,准备为祖国科教事业的发展繁荣贡献出自己的聪明才智。 1982年底,正在一家研究所讲学的钱伟长突然接到清华大学党委组织部的通知:中央任命他为上海工业大学校长。钱伟长十分珍视中央对他的信任,以独特的眼光和魄力对上海工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首先提出了破“四道墙”的口号,这就是破学校与社会之间的墙,破师生之间的墙,破科系之间的墙,破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墙。为了提高学生的自学能力和适应能力,减轻学习负担,他提出推行短学期制,精简教学大纲。针对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增设了许多新的科系。1994年,上海工业大学和上海科技大学、上海大学和上海科技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成了新的上海大学,钱伟长被任命为校长。“国家需要我工作到什么时候,我就工作到什么时候” 前不久,笔者得到了一张钱老的作息时间表。 钱老每天上午8点半左右开始工作。他首先要浏览当天的各种报纸,读完报,秘书要向他汇报一些工作。接待来访者、开会一般都安排在9点以后。虽然已是耄耋之年,可钱老对教育的现状、学校的发展、院系的设置还经常惦念着,并且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人们也信任这位经验丰富的老人,遇到问题总是喜欢向他请教,请他出个主意。 下午3点到5点又是钱老的工作时间了。除了外出开会和听取汇报,老人一般在这段时间里要处理各种来信。由于钱老是德高望重的大科学家,因此来信多是向他表示问候,也有人向他请教问题,处理每一封信老人都不厌其烦,而且非常认真。 晚上6点半至7点半是钱老的散步时间。过去他要求自己每天至少要走3000步,但近些年身体状况有所下降,虽然走不到3000步,但这个习惯却一直坚持了下来。 在9点半休息之前,钱老通常会在家人的陪伴下看一会儿电视。除了新闻外,老人最喜欢的当属体育频道。年轻的时候钱伟长就是个体育健将,现在仍是个体育迷,他说:“现在动不起来了,就看看人家比赛。”碰到喜欢的赛事,老人也会提前把闹钟上好,半夜三更的爬起来看直播,那种痴迷的劲头丝毫不亚于小伙子。 钱老现在最关心的是三件事:一是如何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二是高等教育的发展,尤其是人才的培养;三是科学研究的发展,特别是自主创新。钱老说:“自主创新,就是自己国家的问题自己解决,国家需要我工作到什么时候,我就工作到什么时候。”

    必威 2钱伟长 “从义理到物理,从固体到流体,顺逆交替,委屈不曲,荣辱数变,老而弥坚,无名无利无悔,有情有义有祖国。”这是感动中国栏目的颁奖词,说的正是钱伟长先生。 钱伟长的事迹 1、科学救国的满腔热情 1931年夏天,19岁的钱伟长来到上海参加高考。那时候,升学考试是各个大学自己出题进行的。钱伟长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接连参加了清华、交通、中央、武汉和浙江五所大学的招生考试,结果同时收到了这五所大学的录取通知。钱伟长的祖父是晚清秀才,终生教书;他的父亲和四叔也都以教书为生。钱伟长从小耳濡目染,从小学到中学,他的文科成绩一直很好,而理科并不很好,特别是数学和物理。于是他最后选择了清华大学的中文系。 可是,就在钱伟长他们刚刚入学的时候,"九·一八"事变爆发了。日本侵略者在一夜之间占领了我国东北辽阔的土地,铁蹄践踏着我国的国土,人民在硝烟与血泪中挣扎。钱伟长和大多数青年一样,激发了"科学救国"的热情。在清华大学1931年的106位新生中,要求进物理系的竟有21人。尽管钱伟长数理化三科的成绩总共不到100分,而其他同学的考分都在200分以上,但他还是决定转到物理系。 钱伟长向理学院院长叶企孙教授和物理系系主任吴有训教授提出了改学物理的请求。吴教授说:"我查过你的试卷,你的文学和历史考得很好。特别是历史卷中的那道关于二十四史的题,我听说只有你一人得了满分;而你的英语和数理化的成绩却不大理想,物理尤其差。对你来说,学中文更合适,为什么一定要改学物理呢?"钱伟长激动地说:"对,我原来是喜欢文科的。但是,在上海考试期间,我看到外国人在上海滩横行霸道,无非就是靠着他们的枪炮比我们好,我觉得文学救不了现在的中国,现在国家更迫切需要的是科学技术,是飞机大炮!我的数理化成绩虽然不好,但我有决心赶上去!"钱伟长的爱国热情深深感动了两位教授。吴有训教授答应了他的请求,不过有个条件:一年后数理化成绩必须在70分以上,否则仍然回中 文系。同时吴教授还要求他加强体育锻炼,因为物理系功课负担很重,没有强壮的身体,难以应付。钱伟长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2、成绩出众的求学生涯 那时候,清华大学理科的许多教材是英文原版的,教师们讲课也用英语。第一学期对钱伟长来说是非常艰苦的,除学习正课和做实验外,还要自己补习英语和中学的一些理科知识。他夜以继日地苦读,首先攻下了英语这一关,同时理科成绩也逐步提高,凭着刻苦的精神和科学的学习方法,年终考试,钱伟长的各科成绩都达到了70分以上。 4年后,22岁的钱伟长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接着又考取了清华研究院物理系的研究生,在吴有训教授指导下,从事X光衍射研究。1939年7月,中英文教基金会招考第七届公费留学生,钱伟长从3000多考生中脱颖而出,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第二年1月,22名青年满怀雄心壮志,告别了家乡亲人,乘船赴加拿大留学。 钱伟长进了多伦多大学应用数学系,跟随系主任、著名的应用数学家辛格教授从事流体力学和弹性力学的学习、研究。仅仅过了50天的时间,钱伟长就与导师合作写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在纪念冯·卡门教授60寿辰的纪念论文集上发表了。论文集上的作者都是赫赫有名的科学家和权威教授,如爱因斯坦、铁木申柯等,钱伟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青年竟跻身于国际科学大师之列,引起了冯·卡门教授的注意。 1942年,钱伟长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他的博士论文上的一组方程式被国际科学界称之为"钱伟长方程"。辛格教授将自己的得意门生推荐给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航空系系主任冯·卡门教授。这位举世闻名的科学家对曾在自己祝寿文集上发表过论文的钱伟长表示热烈欢迎。钱伟长跟随冯·卡门教授作博士后,回来又在研究所任研究工程师,从事火箭、导弹的设计研究工作。钱伟长主要从事弹道计算和各种导弹的空气动力设计。他在初期的人造卫星轨道计算上作出了突出贡献。 这时,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伦敦遭到德国火箭的威胁,英国首相邱吉尔向美国求助,这件事交到了冯·卡门教授的研究所。钱伟长等人议论,德国火箭是从欧洲西海岸向伦敦发射的,多数火箭落在了伦敦东区,这证明德国火箭采用了最大射程。根据他们的研究理论,钱伟长指出,只要在伦敦市中心造成已多次被击中的假象,以蒙蔽德国,让他们的导弹仍按原定射程攻击,伦敦市中心就可避免火箭造成的巨大实质性破坏。英国按这个建议去做,果然将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邱吉尔在他的回忆录中谈及此事时,不胜感激地称赞:"美国青年真厉害!"可他没有想到,当年使伦敦减轻灾难的是中国青年。 3、精诚报国的拳拳之心 尽管美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非常优越,但钱伟长的心中始终燃烧着为自己的祖国做贡献的强烈愿望。当获悉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后,钱伟长立即向冯·卡门教授提出了回国请求。可是教授怎么也舍不得放这位精明强干的学生走。最后,钱伟长提出要回国探望阔别6年的妻子和还未见过面的6岁的孩子。冯·卡门教授无奈,只得放行,他再三叮嘱钱伟长:"早点回来!"1946年5月6日,钱伟长踏上了归国的航程。为了不引人注意,钱伟长只带了简单的行李和一些书籍。 钱伟长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清华园,立即投入了艰苦紧张的复校工作。开学了,工作繁忙,教学任务很重,生活却非常艰苦,他不得不在好几所大学兼课。这时,美国的研究所托人来邀请钱伟长回去工作,可以全家迁去定居,但要在一个表格上签字,表明一旦中美发生战争,绝对忠于美国。钱伟长说,当初从美国出来,就没有想到要再回去。他毫不犹豫地在那张表格上写下了"NO"。 4、功勋卓著的科教成就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几十年过去了,钱伟长教授在教学和科研两方面同时并进,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科学工作者。钱伟长在谈及高校教学改革时说,教师把学生教"懂了"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是典型的"填鸭式"教学。教学生思考方法,培养学生自学能力,这种教"不懂"才符合人才培养的规律。 钱伟长教授在科研中也取得了许多举世瞩目的成就,发表了大量的论著。他擅长应用数学、力学、物理学、中文信息学等。现已出版有《圆薄板大扰度问题》、《弹性力学》、《变元法和有限元》、《穿甲力学》、《广义变分原理》、《应用数学》等学术专著20余部,在国内外发表的学术论文200余篇。他在科学理论和工程技术上都有许多开创性的成就。主要学术贡献是板壳非线性内禀统一理论,板壳大扰度问题的摄动解和奇异摄动解,广义变分原理,环壳解析解和汉字宏观字形编码等。他早期提出的"浅壳大扰度方程"被国际学术界誉为"钱伟长方程";在圆薄板大扰度问题上,他提出的以中心扰度为小参数的摄动法,在国际上称"钱伟长法"。有关圆薄板大扰度问题的工作,在1955年获中国科学院颁发的国家科学奖二等奖,广义变分原理方面的工作在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此外还有多项科研成果分别获北京市、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奖。最近,钱伟长教授关于非克希霍夫-拉夫假设板壳理论的工作,是对固体力学基础理论的新贡献。1997年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 钱伟长长期从事高等教育领导工作,为培养我国科学技术人员作出重要贡献。自1946年起任清华大学教授、教务长、副校长。1954年起为中科院学部委员,是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自动化研究所的创始人。1956年起被选为波兰科学院院士。1983年起任上海工业大学校长、上海大学校长。1984年创建了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任所长。1985-1990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1988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执行会长,积极推动了祖国的统一大业。他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七届、八届和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名誉主席。 为了表彰钱伟长教授的杰出贡献,日前,由雕塑家、南京大学雕塑艺术研究所所长吴为山教授创作的钱伟长塑像赠送仪式在南京大学举行。塑像高0。5米,为青铜所铸,尽显钱先生从容豁达、睿智的长者风范。 钱伟长教授虽已88岁高龄,仍战斗在繁重的教科研和领导岗位上,对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精神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钱伟长和钱学森 钱学森与钱伟长都是中国的大力学家,年纪也差不多,都享高寿,去世的时间也很接近,但他们的命运不甚相同。钱学森一直很红,钱伟长却沉默了20多年,直到改革开放以后重新出来,最后选择了在上海大学当校长。命运的不同与性格有关,钱伟长性格率直,锋芒毕露,有什么就说什么,在1957年当了右派。学生白天在大会上批判他,晚上跑到他家里向他请教学问。有一个人在批判钱伟长的时候拿钱伟长和钱学森进行比较,说钱学森和钱伟长在道德上进行比较,是10:1,但我们并不知道道德是怎样进行量化的。

      钱伟长与钱学森、钱三强在一起(右起)。2002年10月钱学森为祝贺钱伟长90华诞,复制了这张珍贵照片赠送给钱伟长。

    1913年10月9日,钱伟长出生于江苏无锡鸿声镇七房桥村。祖父和父亲都是贫穷的乡村教师,生活虽清贫,对学问却孜孜以求。钱伟长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儿时每逢寒暑假,父亲钱挚和四叔钱穆等相继回家。在长辈营造的琴棋书画氛围里,他能领略华夏文化的精妙,陶醉于中国历史和文化之中。每到夏天长辈们都要将省吃俭用购置的四部备要、二十四史和欧美名著等晾晒,童年的钱伟长成了积极参与者,耳濡目染,增长了对人类文化的崇仰之心。六叔钱艺的诗词和书法、八叔钱文擅长的笔记与杂文都自幼深深地影响着钱伟长,滋润着钱伟长。尤其是八叔要他每隔两天交一篇作文,这种训练使钱伟长日后进入学校后,国文课经常能获高分。父叔四人还都精于围棋。钱伟长自幼成了热心的观战者,潜移默化中也悟到了一些棋艺与棋谱,以至在往后的学校围棋赛中,靠儿时的这些“功底”居然每每得胜,常获冠军。围棋摆谱还成了钱伟长终生的业余爱好,耄耋之年的钱伟长仍痴迷于棋道。

    不是一个好的文科生

    必威 3

    钱伟长进大学前从未穿过一件新衣,都是母亲将父叔们穿旧的衣服改裁缝制的,将腰部折叠着缝起来(舍不得剪掉),随着身子长高逐步放长,时间久了别处都褪色,唯独腰部像系了一条深色的带子。袜子补了又补,有时补到五六层之多,穿起来挺不舒服,夏天他干脆赤脚。钱伟长还从小学着帮祖母和母亲采桑养蚕,拾田螺,捉田鸡,挑马兰头,放鸭子,甚至去湖里捉螃蟹。生活清贫,营养不良,致使钱伟长小时候相继患过疟疾、肺病、伤寒,虽缺医少药,居然活了下来。但18岁进清华时,身高只有1米49,成了全班最瘦弱、最矮小的学生。清贫然融洽的家庭氛围和长辈们追求学问的不倦态度,深深感染着钱伟长,使他自小懂得要洁身自好,要刻苦自励,要胸怀坦荡,要安贫正派,更要求知上进。这一切使他一生受益无穷。

    上次,超模君介绍了“史上最牛逼的文科生”威滕,然后很多模友跟超模君提起了钱伟长。

      在苏州中学念高中的钱伟长。

    军阀连年混战,从小学到初中,钱伟长真正上学不到五年。国文历史靠家庭自学,数学没学过四则运算,平面几何学了不到一学期的课,小代数也只是一知半解,外语从来没碰过。因此,一进入苏州高中,钱伟长必须格外努力,补上“欠债”。好在他得到许多有造诣的恩师不吝指教。国文教师是他的四叔钱穆,西洋史教师是杨人楩,生物教师是吴元迪,本国史教师是吕叔湘,英文教师是沈同洽,地理教师是陆侃舆,音乐教师是杨荫浏……名师们精湛的传道、授业、解惑,激发了钱伟长的求知欲。经过3年似痴如狂地努力,1931年夏,在18岁那年的高考中,竟以中文和历史两门学科100分的成绩跨进了清华大学。

    必威 4

    必威 5

    记得那年清华的语文考题是《梦游清华园记》。钱伟长从没到过北京,更遑论游清华园。年轻气盛富有想象力的钱伟长没有包袱,大胆想象,花了45分钟,洋洋洒洒写就一篇450字的赋。命题的老师想改,一个字也改不了,只能给钱伟长满分――100分。四叔钱穆看到后则告诫他别太气盛。那年的历史题目是写出二十四史的名字、作者、多少卷、解释人是谁?这样一个怪题,好多人考了零分,钱伟长又答题如流,稳稳地考了满分。可是,钱伟长其余四门课――数学、物理、化学和英文,却总共考了25分。其中物理只考了5分,英文从没有学过,考0分。

    那今天超模君就跟大家讲讲这位中国版牛顿的故事吧。

      1942年钱伟长博士毕业典礼后留影。

    弃文学理的抉择

    必威 6

    必威 7

    那时清华文学院有朱自清、闻一多、冯友兰、陈寅恪、雷海宗、俞平伯、杨树达等名教授,而钱伟长对古文和历史都有兴趣,究竟是进中文系还是入历史系?

    1912年,钱伟长出生在江苏无锡七房桥村的一个书香家庭,父亲是一名教师,四叔钱穆是国学大师,六叔诗词、书法信手拈来,八叔则擅长小品以及笔记杂文。

    2002年6月钱伟长为上海大学毕业生授予证书。

    就在钱伟长决定进入历史系的第二天,也就是1931年的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侵占了我国的东三省,蒋介石却奉行不抵抗政策。一时,全国青年学生纷纷举行游行示威,呼吁抗日。当天,钱伟长从收音机里听到了这个震惊中外的消息,毅然决定弃文从理。

    在这样的氛围下,钱伟长很自然地也迷上了文学,还没开始上学就已经读遍《春秋》《左传》等名著。。。

      钱伟长一生传奇而磊落,年轻求学时弃文从理,只因为“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作为“两弹一星”元勋,他与钱学森、钱三强并称“三钱”;时至晚年,他在上海大学倡导的学分制、三学期制都成为教育改革的里程碑……正如熟悉他的人所说的那样,“纯粹的爱国主义”是钱老的人生底色。
      上海大学教授戴世强觉得33年前的镜头还在眼前。
      那次学术活动,师叔钱伟长丝毫没有大学者的架子,和蔼可亲地打招呼,称他为老戴,并嘲笑他越来越大的肚子:“就快要赶上我喽。”
      “就算赶上了你的肚子,也赶不上你肚子里的货。”戴世强的回答惹得钱伟长大笑不止。
      他甚至开始策划2012年的国际流体力学会议,准备跟他的朋友和学生一起,借机共庆钱伟长的百岁寿诞。
      “我原本以为,钱先生能活过百岁,如今,这一切成了泡影。”戴世强在博客里写到。
      九-一八后“弃文从理”
      钱伟长1912年生于江苏无锡七房桥村一个诗书家庭。因为父亲和叔父们皆为文人,钱伟长从小就浸淫在中国历史和文化中,饱读四部备要和二十四史,以及欧美名著译本。
      1931年,19岁的钱伟长,远赴清华大学求学,在四叔钱穆的建议下,他准备选择文史类专业。
      但入学后,“九-一八”事件爆发,当时全国青年学生纷纷罢课游行,要求抗日,这种爱国情绪激发了钱伟长。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弃文学理。
      “我听了以后就火了,年轻嘛。我说没飞机大炮,我们自己造,我要学造飞机大炮。我决心弃文学理。”数年之前,钱伟长回忆称,“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但入学物理考试5分的成绩让物理系主任吴有训把他拒之门外。随后一周的时间里,钱伟长执着的等候、说服让吴有训做了有条件的让步:试读一年,如果数理化有一门不到70分,就回文学院。
      钱伟长曾在个人回忆录中感慨:“这是我一辈子中一个重要的抉择。”
      钱伟长说他一门心思想着造大炮、造坦克,为国而战。一年后,他终于考到70分。毕业时,他成为了物理系中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
      1935年,钱伟长考取清华大学研究院,在吴有训的指导下做光谱分析。
      为国家而留学
      1939年初钱伟长经香港、河内到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讲授热力学。那一年,他考取了庚子赔款的留英公费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突发,船运中断,改派至加拿大。
      1940年1月,钱伟长等人被派往加拿大留学,但在上船后他们发现护照上有日本签证,允许他们在横滨停船3天中可以上岸游览参观。
      “我们同学当时决定,在日本侵略军侵占了大半个祖国期间,不能接受敌国的签证,当即全体携行李下船登陆,宁可不留学也不能接受这种民族的屈辱。”钱伟长在回忆录中说到。
      一直到1940年8月初,钱伟长等人第三次接到通知乘船去加拿大。他在甲板上起誓:我是为国家而去留学的。在太平洋航行28天,后改乘3天火车后钱伟长和同学一行抵达多伦多大学。
      似乎老天要对钱伟长的民族气节做出嘉奖,他入校的第一天就发现他和导师辛吉在研究同一个课题,于是他们一拍即合,花了五十天的时间,完成《弹性板壳的内禀理论》,随即将论文寄到了世界导弹之父———冯·卡门的手中。
      因为这篇论文,钱伟长蜚声美国,这篇论文和爱因斯坦等著名学者的文章共同发表在一本文集里,并得到爱因斯坦的赞誉。
      两年后,他转到美国加州理工大学学院冯·卡门教授主持的喷射推进研究所工作,并与冯合作发表《变扭率的扭转》。冯·卡门曾说这是他一生中最为经典的弹性力学论文。
      这时的钱伟长在美国已经崭露头角,事业如日中天,前途一片光明,但抗战胜利的消息打破了局面——他执拗地想回国。
      虽然历经波折,但以想念妻子和儿子为由,1946年,钱伟长回到国内。
      1947年,钱伟长获得一个赴美从事研究工作的机会。当他到美国领事馆填写申请表时,发现最后一栏写有“如果中国和美国开战,你会为美国效力吗?”钱伟长填上了“NO”,最后以拒绝赴美了事。
      “三钱”谱写佳话
      新中国成立后,钱伟长开始从事行政工作,担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56年,在全国第一次自然科学规划会上,中央组织400多位专家教授,制定了新中国第一个十二年科技发展规划。就在这次史无前例的大会战中,钱伟长和钱学森、钱三强一起,被周恩来总理赞誉为:中国科学界的“三钱”。
      但回到国内后,钱伟长、钱学森两位大师从事研究都少了很多,成果远不如在美国时。除了行政事务,他们都投入大量精力在教学上。
      “钱伟长他们那批学者都有类似的想法,他们认为做教学是更重要的事情。”钱学森的学生朱毅麟说。从那时起,学生们就经常听到钱伟长说:“我没有专业,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1957年6月,“反右”运动中,钱伟长因为此前“违背主流”的讲话,以及对清华照搬苏联模式的教学思想的批判,被打成“右派”。当时被打成“右派”的共有6人,只有钱伟长没有去北大荒劳动改造,原因是毛泽东保了他。毛泽东说,钱伟长是个好教师,要保留教授职位。所以钱伟长继续待在清华园里,但已没有上课的机会。
      “钱伟长先生的确敢于直言,敢于坚持自己认为对国家有利的东西。”朱毅麟说。
      从被打成“右派”到1966年的9年间,钱伟长先后为各方提供咨询、解决技术难题100多个。有人戏称他为“万能科学家”。他曾在李四光的恳求下,研究了测量地引力的初步设想措施;为国防部门建设防爆结构、穿甲试验、潜艇龙骨计算提供咨询……
      1968年,这位56岁的科学家又被分配到北京首都特钢厂做了一名炉前工。
      邓小平任命他终身校长
      “文革”结束后,钱伟长得到了平反。1983年邓小平亲自下调令,调任他至上海工业大学任校长一职,并写明此任命不受年龄限制。
      担任校长期间,钱伟长提出“三制”——学分制、选课制和短学期制,这些当时看来十分“前卫”的教改措施,如今许多已经成为高等教育的主流方式。
      钱伟长还倡议拆掉各系科、专业、部门,以及教育和科研之间的“四堵墙”,抓师资队伍、科学学制、办学设施等方面的建设,也抓学生的全面发展和素质培养。
      1994年,上海工业大学、上海科技大学、上海科技高等专科学校和原上海大学组建新的上海大学,钱伟长继续担任校长。他曾是全国在位的最年长的校长。
      就任大学校长的27年里,钱伟长一直是一名“义务”校长,不拿学校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有自己的房子。
      “从钱伟长院士的沧桑经历中,我们能够深刻理解什么叫纯粹的爱国主义。”上海大学常务副校长周哲玮说。
      【名言录】   我一辈子就是这样,所以有人说我不务正业,今天干这个,明天又干那个。我说我是看国家哪方面需要我,我就力所能及地去干。我的基础好一点,有这个能力可以这样做。我可以临时开一个题目,保证三个月内就可以开展。
      我们培养的学生首先应该是一个全面的人,是一个爱国者,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一个有文化艺术修养、道德品质高尚、心灵美好的人;其次,才是一个拥有学科、专业知识的人,一个未来的工程师、专门家。

    至今,钱伟长记忆犹新:“我听了这消息就火了。年轻嘛,没飞机大炮,我们自己造!我下决心不学历史了,要学造飞机大炮。有老同学告诉我,你进物理系吧。但是,物理系主任吴有训怎么也不肯收我。”

    貌似已经看到开挂的曙光。

    为转专业,钱伟长天天跑吴有训办公室,跑了一个礼拜,吴有训8点钟去上课,钱伟长6点三刻就到了。

    必威 8

    “这样吧,你那么坚决,给你试读。可有一个限制,因为现在想进物理系的学生太多了,在一年中,你普通化学、普通物理、高等数学这三门课必须都达到70分。”吴有训的通融,为日后人类工程物理造就一位天才提供了通道。为此,钱伟长不得不拼命学。

    然而,并没有。甚至连求学过程都曲折到想打人。。。

    “那时候跟我一样拼命的有华罗庚。我是很用功的,每天早晨5点到科学馆去背书,可是华罗庚已经背完了。”对这段求学历程钱伟长记忆犹新。那时清华物理系有吴有训、叶企孙、萨本栋、赵忠尧、周培源、任之恭等多名讲课精彩且实验投入的知名教授;系里又经常有研讨会,还时有欧美著名学者(诸如玻尔、狄拉克、郎之万等)来校访问演讲,让他们有缘与大师交流,洞悉了物理学最前沿的景观。在吴有训、叶企孙等恩师的鼓励下,钱伟长还选学了材料力学、工程热力学、近世数学、化学分析诸学科,聆听了信息论泰斗维纳在电机系的演讲和空气动力学权威冯·卡门在航空系的短期讲学;选学了熊庆来的《高等分析》,杨武之(杨振宁之父)的《近世代数》,黄子卿的《物理化学》和萨本栋的《有机化学》。对一名物理系的学生,钱伟长在数学、物理、化学诸领域都建立起较广宽的基础,为日后建造学科“金字塔”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钱伟长在物理系苦读了四年,变成全班物理学得最好的学生。

    7岁时,钱伟长就被送去村里的小学读书,不料,没读几天,村里就被一场大火烧得面目全非,不得不转学。

    尤其令人难忘的是,清华六年,让钱伟长从瘦弱的“outofscale”(1.5米以下不合格身高),成长为强壮的校田径队和足球队队员,这得归功于体育教授马约翰先生。钱伟长对体育的钟爱一直持续到老年,60岁时参加教研组的万米赛跑还能遥遥领先。

    转学之后,又碰上军阀战乱,先后进过荡口镇的3所小学。13岁时,钱伟长随父亲到无锡,先后就读于荣巷公益学校、县立初中、国学专修学校(苏州大学前身)。

    1939年8月1日,钱伟长和清华中文系同学孔祥瑛在昆明西南联大结婚,吴有训先生主持了简单的婚礼。三周后,中英庚款会公布他和林家翘、段学复、傅承义、郭永怀等9位西南联大同学考取了第七届留英公费生。

    这根本就不是上学,而是在逃避战乱,不是在停学逃难,就是在失学在家。。。

    留学起程一波三折

    必威 9

    1939年9月2日,中英庚款第七届留英学生22人抵达香港时,不幸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所有赴英客轮扣作军用,钱伟长等学生的留学计划也被迫延期。

    更不幸的是,在16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接着,钱伟长的一个弟弟和三个妹妹先后夭亡,这让钱伟长深受打击。

    在返回昆明等候通知的时候,钱伟长从王竹溪那里借到拉夫著的《弹性力学的数学理论》,仔细研读后发现当时国际学术界关于弹性板壳理论十分混乱,不仅板、壳分开,而且各种不同形状的板壳有不同的方程。于是,钱伟长决心寻找一种统一的以三维弹性力学为基础的内禀理论。苦苦埋首数月,他以高斯坐标张量表达的微分几何来表示变形和应力分析之创新思想,居然获得了前所未闻的统一内禀理论。

    此后,他就跟随着四叔钱穆生活,并在四叔所在的苏州中学就读,学习到了数理化和西洋史。(文学课的老师就是钱穆)

    3个月后,当中英庚款会做好了所有准备时,他却和同学们一起选择了放弃。钱伟长回忆道:“因为英国皇家学会的会员,还有不少名教授,都逃难到加拿大去了,所以让我们改去加拿大留学,说是中英庚款的负责人在上海英租界等你们。船到了,那是俄国皇后五号。早上8点上船了,中英庚款的负责人就把护照发给我们。他倒是好意,说你们过日本的时候啊,息船3天,没事,可以到横滨去玩玩。一看签证,我们就火了,日本占领我国领土,我们受了那么多苦,还签证跑那里干什么?当场有留学生就把护照扔进黄浦江里了,22人全下船了。结果负责中英庚款的那位英国人自己承认错了。他说我们不懂得你们中国人的爱国心,你们先回去再说。”

    必威 10

    1940年8月初,庚款会再度将钱伟长等留学生召集于上海,坐“俄国皇后号”邮轮赴加拿大。9月中旬终于抵达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开始了艰辛的留学生涯。这也是多伦多大学首批接受中国研究生。

    一排右一钱伟长,右二钱穆

    留学海外科研多产

    不知是不是叔父是自己老师的原因,钱伟长的文史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不过,数理一塌糊涂,英语惨不忍睹。。。

    钱伟长和林家翘、郭永怀同时师承应用数学系的辛祺教授。师生第一次见面,辛祺教授就发现自己和钱伟长都在研究弹性板壳的统一内禀理论,只是导师宏观学生微观而已,尽管当时所得到的结果还不能统一,但深信既是同一实质,必将能统一。也就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即决定师生分两段写成一篇论文,投交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航空系,祝贺冯·卡门教授60岁诞辰。祝寿论文集于1941年夏季刊出,共24篇论文,作者均为“二战”时集聚北美的知名学者,如爱因斯坦、冯·诺伊曼、铁木辛柯、科朗等,钱伟长是唯一的中国青年学子。这一旗开得胜之举倒是增强了他的自信和中国留学生的知名度。经过一年努力,钱伟长打通了宏观理论与微观理论的通道,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

    因此,在1931年高考的时候,如此偏科的钱伟长为了提高被录取的机会,在短短的一个月里,连续报考了五所大学(清华大学、上海交大、中央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社会与法,转载请注明出处:22岁的钱伟长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中国著名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