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社会与法 > 被藏族同胞亲切地称为,十四世达赖喇嘛

被藏族同胞亲切地称为,十四世达赖喇嘛

发布时间:2019-09-20 04:19编辑:必威-社会与法浏览(170)

      和平解放西藏——“靠政策走路,靠政策吃饭!”
      
      “武攻文备。”这是新中国成立前后中共中央对于如何解放西藏而作出的重大决策。
      
      “只有军事上准备好了,才有可能政治解决。”年近八旬的军事科学院原研究员王贵,当年以18军司令部侦察科见习参谋的身份随先遣队挺进西藏。
      
      为何将进军西藏的主力部队定为18军呢?“主要看重18军的作战历史。”王贵说,18军里不但有一批老红军、老八路军,军长张国华也是年轻有为。
      
      “张国华当军长时只有35岁。”王贵说,更为重要的是,张国华有远离主力部队、单独开辟和坚持一块新根据地的经验。

    1959年西藏平叛内幕

    图片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866天 6小时 23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

    1959年,在国外敌对势力的支持下,极少数分裂分子在西藏策划了武装叛乱,中央人民政府迅速平定,从而使西藏恢复了和平与稳定。为何1951年西藏解放时没有立即改变当时的社会制度?叛乱何以发生?叛乱分子的结局怎样?请看——西藏上层反动集团蠢蠢欲动谋划叛乱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本着祖国统一、民族平等团结的一贯主张,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协议规定,西藏社会制度必须改革,但这种改革中央不加强迫,由西藏地方政府自动进行。然而,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在外国势力的支持和操纵下,坚持农奴制度永远不改的反动立场,千方百计阻挠和破坏十七条协议的实行,阴谋实现“西藏独立”。1957年,川、甘、青三省藏族地区的少数分裂分子聚集拉萨,成立了一个名叫“曲细岗珠”(汉语“四水六岗”的意思,泛指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等藏族聚集的地区)的叛乱组织,妄图将这些地区和西藏融为一体,建立一个“大西藏共和国”。1958年4月20日,与西藏相邻几个省份的武装叛乱头目及藏军共5000余人窜入拉萨,与哲蚌、色拉、噶丹三大寺的代表秘密聚会,签订了正式盟书,决定把叛乱的武装力量全部统一在“曲细岗珠”组织之内,还划分了将来叛乱时各自承担的任务。6月18日,恩珠·贡布扎西等叛乱分子在西藏山南地区的竹古塘正式宣布成立“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美国中央情报局一直秘密支持西藏叛乱分子。卫教军一成立,美国便给他们提供了武器弹药。7月4日,达赖在布达拉宫举行仪式,正式接受叛乱组织“曲细岗珠”所献的“金宝座”。噶厦以达赖名义给藏、川、澳、甘、青500多名“曲细岗珠”组织成员回赠了礼品。接着,这些分裂分子给达赖呈送了一份报告,要求达赖领导“曲细岗珠”所涉及的地区,公开提出“保卫宗教”、“西藏独立”、“反对改革、反对共产党”的口号。1958年7月21日,卫教军在拉萨以东80余公里处的争莫寺袭击了解放军一辆运输汽车,打响了武装叛乱的第一枪。此后的近一年的时间里,他们牵制了西藏军区三分之一的兵力。1959年1月,叛匪血腥洗劫昌都西南约200公里的扎木中心县委之后,又围攻泽当中共山南工委77天,围攻丁青县委 90余天。叛乱中,这些匪徒不仅截断公路,炸毁桥梁,伏击车辆,袭击兵站,而且抢掠财物,奸淫妇女,杀戮无辜,破坏寺庙,连寺庙内敬神的灯油、灯盏也要夺走。嘉黎阿扎寺活佛和其管家叛乱后,捣毁佛像,焚毁经书,还把寺内的金银财宝抢掠一空。山南凯松溪长全村仅有50户人家,卫教军杀进村庄之后,洗劫了每户家庭,奸污了全村妇女,从10岁小姑娘到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无一逃脱叛匪的蹂躏。与此同时,在西藏噶厦反动分子的指令下,青海、四川等藏区的叛乱武装开始聚集,向拉萨移动。西藏当地的叛乱分子和旧藏军主力,也化装起来,秘密潜入拉萨。西藏的形势极其严峻。达赖到军区观看演出成叛乱借口1959年2月7日,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会见应邀前往观看跳神仪式的西藏工委、军区负责人时,主动提出观看西藏军区文工团演出的要求:“听说西藏军区文工团在内地学习回来后演出的节目很好,我想看一次,请你们给安排一下。”西藏军区副司令员邓少东等人当即表示欢迎,并将达赖喇嘛的这一意愿告知噶伦和达赖喇嘛的副官长帕拉·土登维登等人。达赖喇嘛亲自确定了观看演出的时间。3月9日晚上,西藏少数反动上层对不明真相的拉萨僧俗民众说:“达赖喇嘛10号要去军区赴宴,汉人准备了飞机,要把达赖喇嘛劫往北京;每家都要派一个代表去罗布林卡请愿,请求达赖喇嘛10号不要去军区。”这一谣言在市民中产生了很大影响。3月10日,叛乱分子煽动不明真相的僧俗民众围住达赖喇嘛的住地罗布林卡,阻拦达赖喇嘛前往西藏军区礼堂观看演出,还打伤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桑颇·才旺仁增,杀害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官员、爱国人士堪穷·索郎降措,并拖尸示众。叛乱分子还驱使部分群众上街游行示威,高喊“西藏独立万岁”等反动口号。叛乱分子还在罗布林卡召开了伪“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共100多人,包括地方政府的僧俗官员、三大寺喇嘛和叛乱武装人员等。会议由堪仲大喇嘛绒朗色、堪仲土登降秋、扎萨凯墨·索朗旺堆等人主持。他们说:“军区有监狱,不能让达赖喇嘛去;现在西藏独立了,达赖喇嘛不能随便到中央去。”与会“代表”提出由索康·旺钦格列、堪穷达热·多阿塔钦、噶章·洛桑仁增、凯墨·寮朗旺堆和藏军副总司令堪穷洛珠格桑等人来领导“西藏独立运动”。3月16日和17日,叛乱分子先后以“西藏独立会议”和“西藏独立国人民会议全体大会”的名义,给驻印度噶伦堡的西藏分裂主义分子夏格巴·汪秋德丹发出两封电报,要其向在印度的藏胞宣布“西藏独立国”已经成立,并谋求印度政府的支持。3月17日夜晚,噶伦索康、柳霞、夏苏等叛乱头目以所谓“汉人两发炮弹打到罗布林卡北围墙外,威胁达赖喇嘛安全”为借口,将达赖喇嘛及其家属劫出拉萨。他们渡过雅鲁藏布江,往山南方向去。3月31日,达赖一行经西藏错那县沙则进入印度控制区的当天,印度总理尼赫鲁就在印度人民院发表讲话,他说“印度政府给予达赖喇嘛政治避难”。达赖抵印度后,印度当局待之为上宾。印度当局企图通过培植达赖集团,收容逃往印度的叛乱分子,对中国施加压力,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党中央毛泽东果断决定平叛西藏一小撮反动分子的分裂活动,早就引起了党中央、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中央军委和总参谋部根据叛乱区域性和作战的特点,于1956年在西南地区分别成立了3个作战指挥部:以成都军区司令员黄新廷为首的指挥部,简称“黄指”;以陆军第五十四军军长丁盛为首的指挥部,简称“丁指”;以驻藏的4个师和独立团,以及后来入藏的解放军联合组成了“西藏军区指挥部”。总参谋部协调和指挥各指挥部的作战,特别是各指挥部的边缘地区或接合部的协同作战,空军支援及后勤保障等诸多重大事项。1959年3月15日,毛泽东在武汉东湖接见了张国华和张经武。毛泽东多次不拘形式地同他们交谈,谈西藏的平叛和民主改革问题。毛泽东说:“天要下雨,娘要改嫁。阶级本性决定他们要闹事。他们总以为他们还有资本,总是手中发痒。他们要叛乱,无非是想把你张国华赶走。”谈到改革时,毛泽东说:“我们确定西藏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甚至更长的时间不进行改革,是真的,但他们总是听不进去,因为他们从根本上是反对改革的,坏事变好事。我早就说过,只要西藏反动派敢于发动全面叛乱,我们就要一边平叛,一边改革,要相信95%以上的人民是站在我们一边的。”毛泽东还谈到在平叛中,要把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和发动群众三者结合起来。毛泽东谈到了“关门平叛”和改革的方针、步骤等问题。分析了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公开叛乱后,达赖及其一群有可能逃跑。毛泽东说:“如果达赖及其一群人逃走时,我军一概不要阻挡。无论去山南,去印度,让他们去。”驻藏部队三天平息拉萨叛乱遵照中共中央、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央军委关于平息西藏反革命武装叛乱的指示,西藏军区于3月20日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不待增援部队到达,即组织市内现有兵力平息拉萨市区的叛乱。为维护国家统一,驻藏人民解放军在西藏军区政治委员谭冠三的指挥下,于20日10时对叛乱武装实施反击。步兵分队在炮火掩护下首先攻占了药王山,控制了市内制高点,切断了西郊叛乱武装与市区的联系。继尔攻占罗布林卡。21日晨,对市区叛乱武装达成合围,并对小昭寺顽抗之敌予以全歼。在此情况下,大昭寺、布达拉宫的叛乱武装开始动摇,在强大政治攻势下,于22日拂晓缴械投降。至此,拉萨市的武装叛乱基本平息。3月20日战斗打响后,雪康土登尼玛等藏族爱国上层人士还随同解放军一道向叛乱武装实施火线喊话,敦促他们停止抵抗,对瓦解叛乱武装起了积极作用。爱国藏胞把解放军的胜利看成是自己的胜利。一些市民看到解放军战士攻占赤江宅楼后,纷纷伸出大拇指说:“解放军好样的”!3月21至23日,驻日喀则、黑河、阿里的解放军分别解除了这些地区的藏军武装,接管了地方政权。这样,解放军就完全控制了西藏几个主要城市,摧毁了叛军指挥中心,打乱了西藏上层反动集团的叛乱计划,为平息西藏其他地区叛乱创造了条件。1961年底彻底平息西藏叛乱拉萨平叛结束后,西藏军区迅速调集兵力,平息山南地区的武装叛乱。1959年4月4日,中央军委指示西藏军区发起山南战役,张国华司令员返回拉萨指挥。解放军出师十日,奔袭千里,仅以4个团2个营兵力,一举荡平叛匪老巢,控制了喜马拉雅山以北、雅鲁藏布江以南的山南地区,切断叛匪外逃通道,接管了日喀则、江孜、亚东、黑河、噶尔昆沙等地政权。在西藏人民的支持下,平叛部队兵分五路,日夜兼程,连续奔袭,不断进剿,捣毁了叛乱武装的巢穴,迅速控制了整个山南地区,切断了叛乱集团与国外的联系,为平息西藏全区叛乱奠定了基础。卫教军退出国境进入不丹后,又向南翻了几道丘陵式的雪地,最后进入印度,向印度缴械,变成了国际难民。退到印度的“四水六岗”主要成员恩珠·贡布扎西、朗杰多吉、仁钦才仁、伦杰札、安多·津巴嘉措、格桑琼增、根益西等共七人成立了决策核心,并接受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的领导。1960年,在美国中央情报局资助下,泛叛乱分子在尼泊尔木斯塘秘密建立了游击基地。卫教军进行了重组,以此为依托训练,十多年间曾对西藏派遣小股人员,但收效不大。1972 年,中美关系改善,中央情报局中止了对游击基地的资助。1974年,尼泊尔派兵取缔木斯塘基地,基地首领旺堆被打死。卫教军从此寿终,成为了历史上的一个名词。经过9个月的平叛作战,驻藏人民解放军完全肃清了拉萨、山南、江孜地区的叛乱,基本平息了昌都、黑河等地区的叛乱,控制了主要城镇和交通干线。但边沿地区的叛乱仍未停止。为迅速平息叛乱,驻藏人民解放军在充分准备的基础上,于1960年2月开始,集中主要兵力,在大股叛乱武装盘踞的思达、丁青、嘉黎、扎木之间地区,黑河、巴青之间地区,申扎、萨噶、定日之间地区等先后组织6次剿叛作战,歼灭叛乱武装2万余人。到1960年7月,西藏全区范围内大股叛乱武装被歼灭,取得了平叛斗争的决定性胜利。至1961年底,西藏地区延续近3年的武装叛乱被彻底平息,经过政治争取投诚来归者,占被解决的叛乱武装人数的42.8%;特别是1961年,占到 70%以上。全区三年先后近9万卷入过叛乱行列的人员中,人民政府作为叛乱分子对待的叛首、骨干、坚决分子,只有2.3万人,人口只占全西藏2%。人民解放军认真执行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和发动群众三结合的平叛方针,使得叛乱武装的绝大部分为被俘、投降和投诚者。而被击伤者是少数,被击毙者更少。三年平叛中,人民解放军官兵也牺牲1551人、负伤1987人。他们是为了巩固祖国统一、保卫边疆安宁、支持西藏百万农奴翻身的崇高事业而牺牲、负伤的。西藏人民至今仍然纪念他们。

    西藏平叛

    新华社北京8月9日电(新华社记者梅世雄、解放军报记者刘昌宝)1950年,成立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面临一个迫切问题——西藏的和平解放问题。

    1949年2月5日,中央政府对摄政热振活佛的请求给予批复,免予对灵童掣签,特准其继位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于是噶厦政府决定于22日在布达拉宫东大殿举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灵童拉木登珠变成了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从此,这个农家孩子就成为政教合一社会最高、最神秘的代表人物。

        曾经,拉萨是一座“信息孤岛”,与外界难以进行顺畅的信息沟通——电话难打,手机不通,没有网络。

    1959年3月至1961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驻西藏部队平息西藏地方上层反动集团策动的武装叛乱的作战。

    此后,党中央采取一系列正确方针,经过反复谈判和协商,西藏地方政府最终接受了中央人民政府提出的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的方针,并于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

    此时的美国已经开始直接插手西藏事务。1954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开始在藏族人中招募特工人员,并在台湾训练他们,让他们回到西藏制造麻烦。美国通过边境偷运或空投武器给这些回到西藏的特工人员,让他们马上就干,很快,这些人就开始在西藏发挥作用。

        兰(州)西(宁)拉(萨)光缆干线工程竣工后,这一状况得到彻底改观。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中国共产党中央驻西藏委员会和进藏人民解放军部队遵照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坚决执行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坚决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积极参加生产劳动,推动西藏经济、文化等事业的发展,深受西藏各族人民拥护。对原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分子,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本着民族平等和团结的精神,采取团结教育和改造的政策,争取与其共同建设西藏。西藏地方上层反动集团却极力维护农奴制度,坚持分裂国家统一的立场,密谋策划叛乱,制造分裂。1959年3月10日,西藏地方上层反动集团公然撕毁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达成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悍然宣布“西藏独立”,发动以拉萨为中心的全区性武装叛乱。该集团先后在拉萨集结7000余名叛乱武装,于20日凌晨进攻驻拉萨人民解放军和中央代表机关。为维护国家统一,驻藏人民解放军在西藏军区司令员兼第18军军长张国华、政治委员谭冠三指挥下,于20日10时对叛乱武装实施反击。当天下午,人民解放军攻占叛乱武装总指挥部所在地罗布林卡,并迅速对拉萨市区其余叛乱武装进行分割、包围。在人民解放军强大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被围叛乱武装于22日上午全部缴械投降,拉萨市区叛乱遂告平息。4月4日,平叛部队以4个多团的兵力,分五路向山南地区进剿。经十几天奔袭作战,歼灭山南部分叛乱武装,粉碎叛乱武装的第二个指挥中心,截断了外国势力援助叛乱武装的主要通道,取得平叛斗争的决定性胜利。由于对叛乱武装全面溃退的情况估计不足,未能全歼山南地区叛乱武装主力,其一部逃往国外。此后,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共中央“政治争取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方针,在西藏各族人民的协助下,相继平息纳木湖、麦地卡、昌都等地区的武装叛乱,肃清西藏东北部和青海、西藏交界边沿地区的叛乱武装。至1961年底,除少数叛乱分子逃往境外,叛乱武装大部被歼,整个西藏地区的武装叛乱彻底平息。

    1951年5月25日,毛泽东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立即派出必要兵力进驻西藏。

    1956年,陈毅元帅率领中央代表团抵达拉萨,参加即将召开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达赖喇嘛被推选担任筹备委员会的主任委员,班禅喇嘛担任第一副主任委员。年轻的达赖喇嘛积极热情地投入筹委会的工作,相当活跃。

      在120多万平方公里的雪域高原迈上富裕、文明、民主的康庄大道的征程中,活跃着一个功勋卓著的特殊群体——他们,被藏族同胞亲切地称为“金珠玛米”(藏语:解放军)。
      
      在首个“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前夕,几位亲历了雪域高原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大变革的老军人,共同回忆了那一段段难忘岁月。   

    点评:西藏平叛的胜利,维护了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为西藏民主改革开辟了道路,西藏开始进入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时期。

    18军将士们也付出巨大牺牲,平均一公里就长眠了一名烈士。

    然而,派到国外的那些代表团所发出的请求,没有得到任何国家的响应,甚至连他们的旅行证件也得不到承认。

    页码:1/2首页上页1;)2下页末页

    “当时,尚未解放的西藏政治形势极为严峻,在帝国主义势力的唆使煽动下,西藏地方当局中的分裂主义分子公开打出‘西藏独立’的旗号,企图乘国民党政权覆亡之机将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武军说。

    从“转世灵童”到打卦出逃

      
      全面叛乱爆发!
      
      3月17日晚,叛乱首恶分子携达赖喇嘛等人出逃。
      
      3月26日,中央批准中共西藏工委组成3个军事管制委员会,分别进入噶丹、哲蚌、色拉三大寺内,进行平叛和改革工作。
      
      “我是噶丹寺的副军事代表兼副组长。我们30多位藏汉族的工作同志进入噶丹寺后,开展了一场反叛乱、反特权、反剥削的‘三反’斗争,并在‘三反’斗争的基础上,进行了民主改革。”魏克回忆。
      
      3月28日,周恩来总理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命令,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领导西藏各族人民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西藏历史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魏克回忆,为防止叛乱分子据寺顽抗,步兵包围了寺庙,并通过喊话争取寺内叛乱分子投降。
      
      “到4月10日,我们就初步分清了噶丹寺内哪些人参加了叛乱,哪些是爱国守法的喇嘛。”魏克说,“然后,我们召开大会,宣布释放了509名喇嘛,将参加叛乱的54名骨干分子进行集训,并收缴了45支枪以及大量叛乱文件。”
      
      魏克回忆,在“三反”斗争胜利的基础上,噶丹寺的喇嘛们经过充分讨论,一致要求废除寺庙的一切封建特权和封建剥削。
      
      “经过2年多的艰苦工作,民主改革取得伟大胜利。”魏克说,这一过程中,解放军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被藏族同胞亲切地称为“菩萨兵”。

    18军各部迅速于邓柯、德格、巴塘横渡金沙江。当时,阴法唐指挥担任战役迂回的右路部队率先渡江;担任战役主攻任务的中路部队成斜梯形向昌都攻击前进;担任正面钳制任务的左路部队,首战岗托。

    于是,西藏噶厦政府调集了当时90%的藏军,前往西藏东部,部署在金沙江沿岸,以图阻挡人民解放军。

        宋景原自豪地说,尽管困难如此之大,官兵们毫无怨言,一边啃着压缩干粮,一边喝着雪水,每天坚持十几个小时的劳动。

    随后,18军的另外3个团也先后进入太昭、江孜、日喀则和山南地区。与此同时,18军独立支队由青海香日德向拉萨进发;新疆独立骑兵师之一部,从南疆于阗进至阿里地区的日土宗;云南军区的126团按时进抵察隅。

    40万元银币赎身5岁农家娃幸运成灵童

      半个多世纪以来,被称为“世界屋脊”的西藏高原,发生着举世瞩目的历史性巨变;   

    “先遣队的任务是先行进入拉萨,并了解沿途情况,向西藏人民宣传和平解放西藏的意义。”曾经担任过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的阴法唐介绍。

    1933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时代即将开始……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社会与法,转载请注明出处:被藏族同胞亲切地称为,十四世达赖喇嘛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